你的当前位置: 葡京www.301111.com >> 行业资讯 >> 热点聚焦 >> 正文

热点聚焦

稀土王国赣州的千亿产业梦:将建大型企业集团

来源网站: 中国经济周刊 发布时间:2012-12-18
    “稀土王国”赣州的千亿产业梦
    10月下旬,南方稀土重镇赣州获工信部批准,被正式命名为“稀土王国”。大约两个月前,北方的包头获封为“稀土之都”。一南一北,中国稀土产业的根本格局既定。
    “没想到工信部都给批了。”赣州一位稀土企业老板接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采访时说,官方命名奠定了赣州在南方稀土区域竞争中的地位,这意味着南方其他省份不会再出现类似命名。
    赣州供应着全世界90%的中重稀土,离子型稀土资源储量居全国、世界诸如此类矿种第一,在全国乃至世界均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此次命名,对于正在热情打造稀土行业全产业链的赣州而言,无疑是一笔极为珍贵的无形资产。
    赣州的千亿产业梦想
    这是一个地方政府关乎千亿实体产业的梦想。
    这一年,赣州好消息持续。其中,最大的利好无疑是《国务院有关支撑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》(下称《意见》)的出台。
    《意见》暗示:将把赣南建造成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稀土、钨稀有金属产业基地。国家将加大技术研发力度,加大稀土和钨矿山的环境治理,发力探矿储矿,确保其提高定价权、话语权。支撑赣州建造稀土产业基地和稀土产学研协作创新示范基地;按照国家稀土产业总体布局,充分考虑资源地利益,在赣州组建大型稀土企业集团。
    中国的稀土产业占据全球95%以上的市场,然而,初级、粗放式的发展以及由此而来的对环境的巨大破坏,又是一个不可回避的现实。作为离子型稀土最重要的资源地,赣州是这种现实的一个缩影。
    “必须承认,原来大家的条件确实太差了,没有能力整合,即使整合了以后也没有交通设施,资源、产品都运不出去,谁来这里投资?”上述稀土企业的老板说,即使赣州离子型稀土的开采、分离冶炼技术处于世界最先进水平,但深度加工几乎空白,赣州的稀土产业因此长期处于产业链的最低端。
    按照《意见》,在未来的中央苏区振兴规划中,中央将加大对苏区基础设施如铁路、公路、航空、水运的投入。省际高速开通后,将拉近赣州与深圳、厦门这些国家级开发区的距离。与此同时,航空、水运、电力设施也将配套处置。
    政策的聚焦正在改变这个城市原有的发展轨道。
    “这是大家历史上不曾具备的条件。”赣州市副市长刘建萍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说,在整个发展环境和承载力都提高的情况下,赣州必须要走集约化、高端化、规模化的发展路径,要把优势矿产资源整合形成完整的产业链,从稀土的开采到分离冶炼到研究到贸易最后到产品的深度加工,充分挖掘资源的高附加值,使后端的产业链发展壮大,彻底改变初级加工的现状。
    刘建萍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,在未来,赣州将稀土和钨定位为两个千亿的产业。
    稀土和钨,是赣州最举足轻重的两个行业,在赣州的整个工业主营业务收入中,稀土和钨占了34.7%。2017年,澳门葡京产业主营业务收入突破300亿元;今年1月至8月,主营业务收入为223.7亿元。
    这与千亿的目标有相当的距离,但代表着赣州的未来。
    大集团格局
    要走集约化、高端化、规模化的路子,前提是必须要实现对资源的完全控制。
    这一步,赣州已经实现。
    自去年下半年开始,中央政府对稀土行业实施了高压的管束政策,整顿稀土行业秩序。2017年5月至今,赣州也开始了稀土行业历史上最严刻的整合治理:全面停电、停产,开采设施全部拆除。至去年底,澳门葡京矿业集团将稀土矿开采最后的2.89%私人股权全部收回集中,这也宣告了稀土矿整合完成,未来唯独澳门葡京矿业集团一家拥有合法的开采权,其他任何开采均为非法。
    赣州方面的目标非常明确:在稀土资源集中的基础上,全力推动研究、交易、贸易和园区平台的构筑,形成完整的产业链,以改变产业竞争力不足的局面。
    赣州市正着手打造国家级的稀土和钨研发中心平台,国家发改委已批准在赣州成立国家级的稀土和钨的检验检测中心,而有关稀土研究院、技术研究中心的材料已经上报科技部;国家级的高科技稀土产业园区已经在申请;而有关大型稀土企业集团的组建正在等待国家批复。
    而早在2017年11月,赣州市已率先成立了江西赣州稀有金属交易所,为稀土等金属及其延伸产品提供现货和电子交易市场办事。
    刘建萍坦言,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这一切很不容易。
    按照中央的意图,未来将组建开采、冶炼、加工应用产品及研发、贸易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。但大集团的整合思路,究竟以央企为主还是以地方为主,将组建几家大集团,工信部的态度曾一度摇摆不定。
    主角赣州
   
“《意见》明确提议来在赣州组建大型稀土集团,这意味着央企与地方之争画上了句号。央企可以来,但不再是主角。”上述稀土企业的老板认为,多年来,资源地与央企协作形成的最大经验是,资源必须控制在自己手上,才能包管话语权。
    资源地赣州终于成为了主角,也拥有了自己的话语权。江西省工信委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暗示,“大家始终欢迎央企来,如果央企能兑现承诺,将稀土产业链的后端做起来,大家甚至可以把资源出让,但前提是他们能把产业做起来。”
    但在央企的角度,服从的是企业利益,选择最低的成本、最优的架构来投资和决策,使企业的利润最大化,而这与资源地的诉求并不始终一致,甚至有时候会产生矛盾。“作为资源地,大家希翼的是央企在这里发展资源深加工产业,如果央企在这里深加工一点没做,甚至还到别的省份去深加工,资源地当然不干。”上述官员说。
    当然,稀土行业的民营企业也迎来了难得的机会。“赣州提议要建造稀土高科技产业园,这是真正能把稀土产业做到的根本,稀土产业真正的附加值在后面的应用端。”上述稀土企业的老板暗示,民营企业也必须要适应大环境的变化,适时地转型升级。2017年,当稀土矿价格从10万元一吨涨到最高近50万元一吨的时候,赣州的稀土企业一年赚了近十年的钱,但一转眼,稀土价格又掉到了10多万元一吨。“接下来会非常辛苦,能不能成功转型是关键。”此刻,资源地企业已经在加大研究投入,进军稀土产业的应用端,这意味着未来他们要与自己的客户实行竞争。“投资收益这么漫长、不可预测的高尖端行业,原来赚的那点钱,弄得不好也或许全赔。”
    “此刻,赣州市委市政府方面的领导已经是全力以赴,但最怕的是下面的人形成阻力。”这位稀土企业老板说,当央企与地方政府的利益之争不再是首要矛盾的时候,现在的关键是,资源地内部上下要统一思想,才能最终形成合力专司转型。记者郭芳董显苹(赵静对本文亦有贡献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